閱男無數的她17歲遭養父如此對待, 扭曲心理造就了大漢奸

北平宣外第一監獄。

3月的清晨還很寒峭,一個著灰色囚衣、橄欖色毛料西裝褲的女囚,被拉到了獄牆的一角。

她40歲出頭,臉部浮腫,上牙已脫落,長期浪蕩的生活已毀了她的健康與容貌,但她白皙的皮膚、黝黑的大眼睛和纖小的手,還殘留著當年的美。

行刑官令她面壁而立,問:「是否要留遺囑?」女人用男人那樣粗碩的嗓音說:「我想給常年照顧我的養父川島浪速留封信。

」她站著寫完了信。

行刑官核對了姓名,宣布她的上訴被駁回,並宣讀了死刑執行書。

行刑官令其跪下。

一聲槍響,子彈從兩眉之間穿出。

她左眼圓睜,右眼緊閉,滿臉的血污已不能辨認。

這個女人就是金璧輝,也就是名聲遠播的川島芳子。

My44MC4xMjguMTk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