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文貴再三強調不反黨不反習 稱彭麗媛很乾凈

chensoonching     2017-05-05     检举

今年七一,是中共建黨94周年。

因為不是逢五逢十,官方不會大張旗鼓地紀念, 面臨各種生存壓力的中國民眾更不會有多少人在意這個日子。

它只是提醒人們一個事實:中共離「百年老店」的門檻只有一步之遙。

如同一個人的生命周期一樣,中 共經歷了從誕生、青少年和壯年時期, 現在已進入風燭殘年,百病纏身,來日無多。

應該說,習近平上台前對中共的現狀是很清楚的,知道共產黨深入骨髓的腐敗已經失去民心,黨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,他不想做亡黨之君。

習上台後,用「中國夢」開局,宣稱要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」,並下大力反腐, 企圖扭轉頹勢,再造共產黨,使其起死回生,在中共建黨100周年的時候,告慰以毛澤東為首開創紅色江山的父輩。

作為紅二代出身的中國最高領導人,習近平這樣的想法可以理解,借反腐震懾官場,樹立個人權威也無可厚非。

可惜的是,他昧於大勢,反腐的目的和採取的方式,與世界潮流和人心所向背道而 馳——反腐只是為了救黨保權,只反貪官(老虎蒼蠅),不反皇帝(一黨體制),現在已經騎虎難下。

習近平的困境

習近平面臨的根本困境是,黨國體制是產生腐敗的制度根源,而他本人恰恰就是這一體制最大的既得利益者。

本來反腐有強大的民意基礎,民心可用,但習近平怕危及一黨天下,不敢動用民間道義資源,反而把要求公示官員財產的活躍人士抓進監獄,結果只是習王兩人與整個官場孤軍作戰,雖然占有道義上的制高點,卻缺乏體制內的支撐力量,勢單力孤。

這種首鼠兩端的做法,既挫傷了民心,又得罪了整個官場,兩頭失塌,里外不是人,陷入「不反腐亡黨,反腐也要亡黨」的兩難困境之中。

本來,習近平準備重判周永康,借其項上人頭,來震懾官場,彰顯鐵腕 反腐的決心,但遭遇滑鐵盧。

對周永康來說,其實判死緩和無期並沒有什麼實質區別,但黨內高層就是不買習的帳,由此可見習王的孤立,不得不做出妥協,高層反 腐到此為止。

在此之前,反腐已經受到黨內各方的抵抗和反彈,顯示出大局逆轉的跡象——先是兩會期間曾慶紅的秘書高調反擊中紀委「慶親王」的影射文章;接著,郭文貴在海外揭胡舒立的隱私,影射王岐山,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成為大局逆轉的重要節點,此後高層反腐戛然而止。

除了來自黨內的抵抗之外,令反腐大局逆轉的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經濟全面下滑,實體經濟一片蕭條,長期積累的房市泡沫、地方債務泡沫、內貶外升的虛假匯率三大問題逼近同時爆 發的臨界點...

欲知详情,请观看奇趣网视频。

MzUuMTcxLjE4My4xNjM=